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- 首页图片展示 - 莫干山别墅群
发表日期:2009年10月23日 编辑:shen 有13921位读者读过此文 【字体:
毛泽东下榻处


 

 由将军楼、梦坡楼、随园、怡心阁、栖凤楼、潇湘馆、冷庐等十几幢风格迥异的别墅组成。1952年时张云逸将军住在这里休养过,陈毅元帅上莫干山也多次来皇后饭店探望张云逸将军。19544月毛泽东主席来皇后饭店用午餐,并休息了两小时,事后作《七绝·莫干山》诗一首。皇后饭店因而留有毛泽东、陈毅、张云逸等同志的足迹,从此声名大振,慕名来参观者络绎不绝。 

  留宿皇后饭店,可远眺碧波荡漾的莫干湖,晚观落日余晖,漫步曲折绵延的竹径,领略“小西湖”、“云逸亭”的独特姿色,全新的感受令人流连忘返。

  饭店融餐饮、住宿、娱乐、购物为一体,备有套房、标准房、普通房等高、中、低档次相结合

的客房100多间,是旅游、度假、休闲、会议、培训的理想去处。

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皇后饭店与蒋抑卮

  建造于1934年的皇后饭店在莫干山很有名气,那是因为毛泽东主席1954年3月到莫干山时在那里休息过。还因为这栋别墅无论从外观还是内部设计来看都非同一般。它有着欧洲建筑正面柱列所显现出来的沉雄和肃穆的风格,这种风格容易让人肃然起敬。其实中国古建筑也有柱列,只是造型不同于欧洲罢了。皇后饭店的出名很少与业主蒋抑卮连在一起,我颇费力气才从资料上查得这位鲁迅密友的情况,他是杭州早期民族资本家之一。

  蒋抑卮1875年生于杭州一个商人家庭。1902年10月已经成家立业的蒋抑卮毅然离家别子,自费去日本东京留学。次年四月,蒋抑卮结识了当时已在日本东京弘文学院学习了一年的鲁迅。两人交谈后觉得颇投缘,自此就成了常来常往的密友。所以从这时到1904年6月,是蒋抑卮最快乐的日子。他总是与鲁迅等好友一起,聚在东京的小茶馆里谈天说地。

  1904年6月底蒋抑卮学成归国。鲁迅则决定到日本东北部仙台医学专门学校去学习。蒋抑卮刚从日本留学归来,父亲就把广昌隆绸缎号全部交给他经营。外表儒雅的蒋抑卮,一旦经营起广昌隆绸缎号也颇有声有色。在他经营的最初几年,利润就翻了两番。他资助了鲁迅入仙台医学专门学校的学费,后在他固执地不要鲁迅奉还的前提下,鲁迅用这笔钱买了一只怀表。鲁迅曾在信中说:“而今而后,只能修死学问……”蒋抑卮随即写了回信,表明自己作为兄长将继续给他以资助。

  1909年春,蒋抑卮耳病复发,赴日本东京医治耳疾。鲁迅正在东京,探望过蒋抑卮几次,谈起了自己的《域外小说集》的翻译情况,蒋抑卮听了颇为赞赏,决定要为鲁迅出版此书代付印刷费。于是《域外小说集》第一册印了1000本,第二册印了500本。蒋抑卮的慷慨仗义,若干年后又表现在对莫干山皇后饭店这栋别墅的态度上。

  1922年,由于好友周庆云之子周健初的介绍,蒋抑卮来到莫干山购买了美国人阿林敦的如今编号为125号的别墅。这栋别墅在莫干山众多的洋人别墅中并不出色,不过倒还舒适、宽敞,地理环境也不错。于是每到夏天,蒋抑卮就携全家老小来莫干山避暑。

  1934年,已经59岁的蒋抑卮在上海结识了著名建筑师乌达克。乌达克是上海南京路国际饭店的设计者,也是上海铜仁路有名的绿房子的设计者。乌达克喜欢音乐,在莫干山考察了一栋栋别墅后回到上海,听留声机里的音乐时忽然来了灵感。他首先想到的基调就是:凝固的音乐。于是他很快设计出了如今编号为126号的别墅。从整体看,126号别墅显得气派、雅致和富丽堂皇。其中最值得一提的便是莫干山独一无二的旋转的楼梯了:它呈螺旋形上升,红色阶梯旁有三个圆形窗台,供摆放饰品。据说别墅落成后,蒋抑卮全家以及亲朋好友近百人在别墅门口合了一张影。两年后,他将别墅献出,供兴业银行的同人们作避暑休假之用。他常教育儿辈,人要有精神追求。

  1948年,也就是蒋抑卮去世八年后,126号别墅被杭州西泠饭店租赁,他们由当时盛行的“美丽”牌卷烟,联想到“皇后”这个词,遂以“皇后饭店”命名这栋别墅。

  1953年12月27日至1954年3月14日,毛泽东主席在杭州主持起草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一部宪法草案。他在杭州边工作边休养,工作之余被安排了许多旅游活动。三月的某一天,毛泽东主席与随行的汪东兴、李银桥以及外文秘书林克、摄影师侯波等,在当时的浙江省公安厅长王芳的陪同下,乘坐斯大林送毛泽东的苏式吉斯轿车,来到莫干山。

  毛泽东下汽车后,一边在山道上走,一边吟诵民国周庆云描绘此山的诗句:“参差楼阁起高岗,半为烟遮半数藏。百道泉源飞瀑布,四周山色蘸幽篁。”不知不觉就走到了皇后饭店,皇后饭店门口的玉兰树上此刻正开着很大的白玉兰花。

  毛泽东看到皇后饭店的圆形窗户、圆形门洞以及进门的圆形拱顶,便说这房子不错,有一种延安窑洞的感觉。毛泽东又仔细看了别墅的结构布局,对旋转楼梯也颇有好感。午餐时分。毛泽东及随行人员就在皇后饭店的餐厅就餐。这顿午餐毛泽东喝了不少茅台酒,微醺的他走上旋转楼梯,进左边第二个房间午休。如今这个房间依然陈列着毛泽东当年休息时的摆设:一张大铁架子床,一只乳黄色藤制书橱。

  应该说毛泽东在皇后饭店不过吃了一顿午餐,睡了一个午觉,前后加起来总共才三个多小时。然而莫干山的风光深深吸引着他,他的心情是很愉快的。临别时他还去看了1952年在皇后饭店疗养的原新四军副军长张云逸出资建造的云逸亭。接着又去了莫干山主峰塔山。从塔山下来后,毛泽东与随行人员这才上了汽车回杭州。坐在汽车里的毛泽东仍然余兴未尽,车经钱塘江大桥时,他口占一绝:

  翻身复进七人房,

  回首峰峦入莽苍。

  四十八盘才走过,

  风驰又已到钱塘。

  三年后(1957年)毛泽东在给上海干部讲哲学时,深有感触地说:“世界上的事情总是曲折的。比如走路,总是这么弯弯曲曲走的。莫干山你们去过没有呀?上下都是一十八盘。社会的运动总是采取螺旋形前进的。”

  毛泽东主席来莫干山时并不知道这栋别墅是鲁迅的好友蒋抑卮的。可蒋抑卮的后裔得知毛泽东主席曾到他们的皇后别墅休息过,感到非常自豪。他们觉得父亲如知道此事,是一定会深以为慰的。

 


莫干山旅游网版权所有,未经许可严禁复制拷贝.
德清山水旅行社
浙江省德清县武康镇中兴南路546-548号 电话:0572-8062988 8665228 8665218 传真:0572-8665238
技术支持:德清网站建设中心